催眠的方法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領域。現在,我們催眠課程不能說對催眠方法的研究已經成熟了,好像伏打不能說自己發明了伏打電池就解決了發電問題,後來還出現了干電池,水力發電、火力發電、風力發電、核發電。催眠方法,現在已有幾種,但誰也不敢說催眠方法已經成熟了。有沒有更簡易,更好控制的催眠法?

  這裡只能講人們已經開發出來的幾種催眠法。

  從催眠對像的心理狀況來說,可以將催眠分為兩類。

  一類是自願接受催眠者,另一類是不自願(包括不知道自己在被催眠和知道自己在被催眠而不配合),我們這裡主要研究的是第一類情況。即對自願接受催催眠教學眠者的催眠方法。這基本上屬於“民用”如醫療。

  而催眠學園第二種情況,把人在不自覺情況下進行的催眠,技術難度較大,況且是不允許輕易去研究應用的,它主要應用於諜報,還如前述與一個人對面坐在火車上,不知不覺被其催眠,大白天看不見路了,拉著人家的手跟人走了;又如站在銀行櫃台前同職員聊幾句話就把人催眠了,把錢取走了,這怎麼允許傳播呢!所以我們只能講第一種情況,受試者自願接受催眠,符合知情同意的倫理原則。